• 他伸手輕輕撥弄琴弦,揚起的是在陽光下越發清晰的細塵。

    太久不碰的琴,已染上薄薄的一層灰。當初是這樣視如珍寶,天天擦拭,日日調音,愛不釋手的。

    只是,某些東西,遺失了便再也尋不回來。

    比如感情。

    比如……

    人。

    所以他想,以琴寄思,怕只是那人隨口的玩笑話吧。

    到頭來,只有自己,無知得像個傻瓜……

    “來人。”

    “主人有何吩咐?”

    他看了一眼陪伴了多年的琴,最終還是緩緩閉上眼睛。

    “將此物…燒了吧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Tag:工作室
  • ——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。 

    今日有細雨。
    風,微涼。
    這種天氣出門,不知道是不是明智的決定?
    身邊有愉悅的絮叨。
    卻沒有入耳。
    因為突然有風,吹了半長的頭髮,遮了眼前些微的景物。
    整片的白玉蘭被細雨模糊了輪廓。
    “到頭來才發現還是他最好啊……”
    身旁響起嬌柔的聲音。
    緩緩向聲源側頭。
    “哦…”
    “你說這到底算什麽?”
    “呃…眾里尋他千百度…么?”
    “驀然回首啊…哪有這么嚴重。”
    輕笑,眼神隨著那一片慘白玉蘭,淡淡開口:
    “這可是古今成大事業大學問者所必經的第三種境界呢。”
    突然來了某種興致,語氣怪異的問:
    “這么說你已體會過這第三境界了~?”
    境界啊……
    想起這么一個男子,也是站在微涼的雨中,白似雪的長髮隨風飛飛揚揚。
    卻是一臉暖暖的笑。
    那攝人心魂的溫柔笑靥……
    於是自嘲,嘆道:
    “怎可能。我想要的男子,再也無法在這世間找到。”
    沉默。短暫的沉默。
    “你…還是想著他么?”
    “哈~或許吧……”
    不承認也不否認,如此曖昧的回答,你是否滿意呢?
    周圍氣流變化的一瞬,不禁停下腳步回首。
    身後人流攢動。一切的一切,仍沒有變化。
    這樣,你就該滿足了吧。
    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驀然回首……
    縱使回首千百次,也再尋不得那人蹤影。
    嘴角扯出一抹微笑,轉頭,繼續前行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難以名狀的分割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母親大人,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麽= =|||

    Tag: